众浩印刷人才网 首页 找工作 招人才 公告 资讯 积分商城
这家制鞋大厂年产1.87亿双,包装采购额近7亿。艾利、宝绅是其供应商,及鞋包装市场有多大?
印刷企业家2021-03-31浏览量:91

3月10日,博汇纸业发布了2020年业绩快报。

作为国内最主要的白卡纸生产企业之一,这家来自山东淄博的A股上市公司,在被造纸巨头金光集团收购后,交出了一份相当靓丽的“成绩单”。

2020年,博汇纸业实现营收139.46亿元,同比增长43.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35亿元,同比增长524.13%。

在博汇纸业利润倍增的背后,是白卡纸价格的持续上涨。

自2020年七八月份开始,白卡纸价格从疫情后的低点开始连续反弹、持续上涨,到年底已经达到每吨7000元上下,比6月的5360元/吨上涨约30%。

在业绩快报中,博汇纸业对于业绩向好,主要给出了两个原因。

其中,第一个便是:受益于《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关于全面禁止进口固体废物有关事项的公告》等国家产业政策的变化,白卡供需矛盾日益突出,促使行业景气度回暖,公司产品销量和价格在2020年度稳步上升。
此外,业绩快报还显示:2019年下半年投产的牛皮箱板纸、高强瓦楞纸及高档包装纸板项目,在2020年全年生产,带动当年产品销量同比增长超30%,也是推动博汇纸业业绩向好的一个重要原因。

进入2021年,白卡纸价格上行走势不改,经过3月初的大幅拉涨,部分纸厂的报价已经突破万元大关。

与此同时,纸浆等原材料成本虽然也在上涨,但显然不会妨碍相关造纸企业业绩再创新高。

有分析显示:在市场报价破万元的情况下,主力白卡纸厂家的毛利率或许将会达到40%。对造纸企业来说,这即使不是前所未有,也是难得一见的高水平。

所以,2021年一季度,博汇纸业、晨鸣纸业、太阳纸业等白卡纸巨头,是否会交出一份刷新纪录的盈利成绩单?不妨拭目以待。

博汇纸业的业绩快报就聊到这儿。接下来,三好同学要说的是一家营收规模比博汇纸业还大,盈利能力比博汇纸业还强的企业。

只不过,它并非来自印刷圈。

不是印刷圈的企业,为什么还要说?原因很简单:它是印刷圈的大主顾,2019年一年的包装材料采购额就高达6.77亿元。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印刷品。

年产1.87亿双的鞋业代工大佬

三好同学要说的这家企业,有50多年的制鞋经验。不过,作为上市主体,它成立于2004年,名为:中山华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

中山华利于2020年7月披露创业板上市招股书,并于当年11月成功过会,预计用不了多久将正式挂牌上市。

三好同学最初关注到中山华利,算是误打误撞,错以为它是一家印刷企业。

打开招股书一看,才知道:人家搞的并不是印刷,而是以运动鞋为主的鞋履代工制造,且看上去相当牛气,实力很不一般。

中山华利到底有多牛?截止到2020年底,除了位于广东中山的总部,它在全球共有43家控股子公司。其中,5家位于大陆,16家位于香港,2家位于台湾,还有18家位于越南,1家位于多米尼加,1家位于印度。

同时,到2020年6月底,它在全球的员工数量高达11.03万人,比国内印刷圈用工数量最多的裕同,还要多出9万人左右。

只不过,中山华利的大部分员工都位于境外,位于中国大陆的只有不到2200人。这是因为它的大部分生产工厂,都坐落在越南。

这么大的布局,这么多的员工,能释放出多大的生产力?2017-2020年上半年,中山华利的鞋产量分别达到1.28亿双、1.67亿双、1.87亿双、7744万双。

剔除掉少量外协产量,再按各年度直接人工平均人数计算:2017-2019年,中山华利的人均产量分别为1479双、1714双、1665双。相当了得吧?


1.png

中山华利的鞋履产量情况(单位:万双)


令人惊叹的产量,支撑起了中山华利庞大的规模和可观的利润。

2017-2019年,中山华利的营收分别为100.09亿元、123.88亿元、151.66亿元,后两年的同比增幅分别达到23.77%、22.42%。

同期,其净利润分别为11.10亿元、15.32亿元、18.21亿元,后两年的同比增幅分别达到38.49%、18.86%。

2020年上半年,即使受到疫情冲击,中山华利的营收和净利润仍分别达到69.31亿元、7.75亿元。

近三年半时间,中山华利的净利润率分别为11.09%、12.37%、12.01%、11.18%。比多数印刷圈企业都高吧?

中山华利的营收和利润情况

2.png


当然了,从根本上来说,中山华利能达到今天这样的高度,离不开一批顶级客户的认可和支持。

招股书显示,中山华利以运动鞋为主打,主要为Nike、Converse、Vans、Puma、UGG、Columbia、Under Armour、HOKA ONE ONE等全球知名品牌提供鞋履设计与制造服务。

在其最重要的大客户名单中,Nike(耐克)、VF(威富公司)、Deckers(德克斯)、Puma(彪马)、Columbia(哥伦比亚)则稳居前五之列。

2017-2020年上半年,这5家企业在中山华利营收中的占比,最低为83.01%,最高达到89.47%。

以2019年为例,耐克、威富公司分别为中山华利贡献营收41.32亿元、38.96亿元,在其总营收中的占比均超过1/4,分别为27.25%、25.69%;德克斯、彪马贡献的营收分别为26.27亿元、15.94亿元,占比17.32%、10.51%;即使是排名第五的哥伦比亚,贡献的营收也有8.15亿元,占比5.37%。

五大客户加在一起,为中山华利贡献营收130.64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达到86.14%。

各位老板说说,行业与行业的差别是不是蛮大的?在印刷圈,上哪去找这样一出手就是一二十亿、三四十亿订单的超级客户?


2019年中山华利前五大客户情况(单位:万元)

3.png

中山华利的包装供应商都有谁?


中山华利一年生产1.87亿双鞋,对包装材料的需求自然少不了。

从招股书来看,中山华利日常采购的包装材料主要包括:鞋盒、外箱、吊牌、贴纸、自贴标、材质标、免责卡、无纺布袋、束口袋、包装纸等。

其中,多数都需要印刷,且有多个属于标签类产品。

从近年来的采购额看,包装材料位列皮料、纺织布料之后,一直是中山华利最重要的生产原材料之一。

2017-2019年,中山华利用于包装材料的采购额逐年增长:2017年为4.28亿元,2018年同比增长36.10%,达到5.82亿元;2019年,再增16.31%,达到6.77亿元。

这三年,包装材料在中山华利原材料采购总额中的占比分别为8.49%、9.30%、9.13%。

2020年上半年,中山华利的包装材料采购额则为2.79亿元,占原材料采购总额的9.44%。

中山华利主要原材料采购情况(单位:万元)

4.png


结合中山华利历年的自产产量,三好同学简单算了一下:2017-2020年上半年,平均每双鞋耗用的包装材料成本约为3.39元、3.48元、3.65元、3.70元。

按每双鞋至少三四百元的市场零售价来衡量,包装成本在耐克等国际大牌运动鞋销售额中的占比,恐怕连1%都很难达到。

当然了,搞印刷本来做的就是积少成多的买卖。一双鞋能够贡献的包装采购额,看似只有区区3块多钱,但架不住数量多啊。中山华利一年几个亿的包装材料采购额,都流向了哪些企业?

与国际化的客户群相匹配,中山华利的包装材料供应商也国际范十足。

比如,2017-2020年上半年,一家来自美国,名为OIA GLOBAL的全球供应链管理公司,稳居其包装材料供应商之首。历年对中山华利的销售额分别为1.11亿元、1.34亿元、1.80亿元、9068.27万元。

另一家注册地在萨摩亚,名为GOODBOX的公司,则在2017-2019年连续三年出现在中山华利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每年对其销售额约为三四千万元。

来自中国台湾,以鞋盒为主要产品的贺圣兴业,紧随OIA GLOBAL之后,稳稳占据第二大包装材料供应商的位置。2017-2020年上半年对中山华利的销售额分别为5653.41万元、1.16亿元、1.24亿元、4774.50万元。


中山华利的前五大包装材料供应商(单位:万元)

5.png


在这些令人感到陌生的名字之外,有一家公司三好同学素有耳闻:以标签闻名的广州市宝绅科技应用有限公司。

2017-2020年上半年,广州宝绅对中山华利的销售额分别为4192.87万元、5301.07万元、5606.35万元、2409.06万元。

此外,来自台湾的纸箱企业永丰余也是中山华利重要的包装材料供应商之一。2018-2020年上半年,对其销售额分别为5378.58万元、7361.99万元、2764.34万元。

全球知名的标签大佬艾利公司,则在2020年上半年出现在前五大包装材料供应商名单中,对其销售额为1099.13万元。

鞋包装市场有多大?

当然了,作为代工企业,中山华利对包装材料的需求量看似很大,很多时候,它对供应商却并没有什么选择权,而只能按照品牌商的指令行事。

比如,OIA GLOBAL是耐克指定的供应商,贺圣兴业是威富公司指定的供应商,永丰余是威富公司、德克斯指定的供应商,广州宝绅是威富公司、德克斯、哥伦比亚指定的供应商。

如果想做鞋包装,到底需要去找谁?各位老板这下应该明白了吧。

问题是:鞋包装市场到底有多大?想做的老板太多,会不会不够分呢?

跟很多细分市场一样,关于鞋包装市场的规模,三好同学从未见过靠谱的统计数据。

没有也没关系。在这里,不妨做一个简单的推算,而这又基于两个前提:

一是据中山华利招股书引用的数据显示:2017-2019年,全球的鞋产量分别约为236亿双、242亿双、243亿双。假如这个数据基本靠谱。

二是假设中山华利每生产一双鞋贡献的包装采购额,基本等同于行业平均水平。也就是,2017-2019年,全球每双鞋的包装成本分别为3.39元、3.48元、3.65元。

这样一来,将两组数字分别相乘就能得出:2017-2019年,全球鞋包装的市场规模大致为801亿元、843亿元、886亿元。

在这么大的盘子中,有多少属于中国呢?

三好同学查了一下:2017-2019年,中国的鞋产量分别为135.23亿双、130.56亿双,134.75亿双,约占全球市场的57.30%、53.95%、55.45%。

依此推算,全球鞋包装市场的半壁江山都在中国:2017-2019年,分别约为459亿元、455亿元、491亿元。

当然了,这只是一个估算值。实际数值可能比这个数字低,因为有些鞋不需要鞋盒、标签等包装材料。

也不能排除比这个数字高的可能性,比如:有些鞋厂搬到了越南,但其包装产品仍依靠中国供应。就像中山华利大部分鞋厂在越南,但其很多标签产品却从广州宝绅采购。


6.png

我国鞋产量和鞋包装市场规模情况


假如国内鞋包装市场真在450亿-500亿元之间,哪怕打个折扣只有300多亿元。对印刷企业来说,也是一块诱人的“大蛋糕”。

如果有老板想从“大蛋糕”上切下来一小块,该从哪里入手呢?

从中山华利的招股书看,耐克、威富公司、德克斯、彪马、哥伦比亚等国际鞋业大牌,似乎都有自己固定的朋友圈。鞋盒、鞋标、外箱等包装材料从谁家采购,已形成成熟且相对封闭的体系。

对一般印刷企业来说,如果没有充分的准备和真正的过人之处,要想后发制人恐怕并不容易。

而且,随着国内劳动力成本的提高,为国际大牌代工的企业正逐步将生产基地向东南亚转移,从而导致部分印刷包装业务外流。

更加值得关注的其实是,国际大牌之外,在福建晋江、浙江温州、广东东莞等地还有众多规模不一的本土鞋业品牌。它们对包装材料同样有着刚性需求,是印刷包装企业不容忽视的买家。

中国的鞋包装市场这么大,按说应该有不少以鞋盒、鞋标为特色的印刷企业才对。

可惜的是,除了主打标签的艾利中国、广州宝绅,三好同学一家也没听说过。

有懂行的老板,不妨指点二三。

就说到这里。最后,还是祝各位老板好运吧。


点赞 8
收藏 8
打印 反对 举报
最近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