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浩印刷人才网 首页 找工作 招人才 公告 资讯 积分商城 社区
规模印企利润增速转负!及合兴、裕同、奥瑞金9个月营收破百亿,可它们赚钱都越来越难了……
印刷企业家2021-11-02浏览量:163

印刷圈老板面临的压力,比预想还要大。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1-9月,印刷和记录媒介复制业(简称“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实现营收5199.7亿元,同比增长12.7%;利润总额273.9亿元,同比减少0.6%。前9个月,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利润总额的同比增幅持续走低:从1-2月的169.1%,到1-3月的49.3%,1-4月的26.6%;再到1-5月的18.2%,1-6月的11.8%。1-7月、1-8月,降至10%以下区间,分别为6.4%、3.2%。1-9月,则转涨为跌,首次出现负增长。考虑到2020年前低后高的走势,今年利润总额同比增速前高后低本来并不奇怪。

让三好同学没想到的是:负增长来得比预想还要早。在前9个月结束后,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的利润总额便掉头向下。

1.jpg

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前9个月利润总额情况(单位:亿元)

按三好同学的非官方办法,将累计营收和利润总额按月度进行拆分,可以发现:前9个月,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的营收连续保持正增长,而利润总额仅在1-2月和5月实现同比向上,其余月份则有不同程度的下滑。进入八九月份,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面临的压力明显加大:一方面,营收增速从前七个月持续保持在12%以上,降至10%以下,分别为9.30%、5.20%;另一方面,利润总额出现同比大幅下跌,降幅分别为9.88%、17.89%。

2.png

2021年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月度营收和利润总额同比增速情况

根据拆分得到的结果:9月,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实现营收653.5亿元,比2020年同期的621.2亿元高出32.3亿元;利润总额35.8亿元,比2020年同期的43.6亿元低了7.8亿元。从利润率来看,今年9月为5.48%,比2020年同期的7.02%低了1.54个百分点。

一个月多干了35.8亿的活儿,却少赚了7.8个亿。为什么会这样?有一种可能是:受到去年同期行业景气度较好,利润基数较高影响。

2020年最后四五个月,印刷市场突然来了一波需求高峰,很多圈内老板在满脸意外中赚得盆满钵满。另一种可能是:受 “双减”政策冲击、拉闸限电等因素影响,部分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的需求和产出出现下滑。规模以上企业的利润走势,就聊到这里。

接下来,要说的是:三家大佬的三季报。三好同学发现,作为行业超级大佬,合兴、裕同、奥瑞金前三季度的业绩表现,与规模以上企业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营收稳步走高,赚钱却越来越难了。

三家大佬9个月营收破百亿

合兴、裕同、奥瑞金是行业超级大佬,很多老板都知道。它们的营收规模,不仅在30多家圈内上市公司中稳居前三,在全国近10万家印刷业中也掉不出前五名。其中,合兴在2018年首次突破百亿大关,成为本土第一家百亿量级的印刷包装企业。裕同、奥瑞金则在2020年双双晋级百亿行列。2020年,合兴、裕同、奥瑞金的营收分别为120.07亿元、117.89亿元、105.61亿元。

在三好同学视野范围内,营收有可能在三家大佬之上的圈内企业仅有两家:一家是无菌包装巨头利乐中国,另一家是神秘莫测的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如果说,三家大佬的营收规模原本就十分可观,它们在2021年的表现则更加惊人。因为三家大佬均只用9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百亿营收。

3.jpg

三家大佬前三季度的营收情况(单位:亿元)

根据刚刚公布的三季报:今年前三季度,合兴实现营收126.68亿元,同比增长56.96%,比2020年全年的120.01亿元还高出5.51%。裕同实现营收100.55亿元,同比增长36.27%;奥瑞金实现营收100.05亿元,同比增长26.98%。两家大佬的营收相差无几,且离各自2020年全年的营收均一步之遥。单就第三季度而言,合兴包装实现营收44.54亿元,同比增长34.71%;裕同实现营收40.03亿元,同比增长30.45%;奥瑞金实现营收34.56亿元,同比增长6.79%。
     三家大佬一个季度就能收入三四十个亿,对圈内老板来说,这在三五年前几乎是难以想象的。

4.jpg

三家大佬三季度的营收情况(单位:亿元)

三家大佬的规模为什么能做这么大?从这9个月来看,不管合兴,还是裕同、奥瑞金,营收扩张基本都是靠既有业务的增长实现的。如果把周期拉长一点来看,在三家大佬迈向百亿的征程中,收购或多或少都发挥了一些作用。比如,合兴对国际纸业中国及东南亚纸箱工厂的收购,奥瑞金对波尔亚太中国工厂的收购,一年可以为两家大佬分别带来二三十亿的营收增量。

在这两桩并购中,两家国内大佬的交易对手都来自美国,一家是全球最大的造纸企业,一家是全球最大的印铁制罐企业。裕同见诸报道的收购,规模都不算很大。

2016年上市以来,它控股的武汉艾特、嘉艺包装、江苏德晋三家企业,被收购时年营收都不到2个亿。裕同最近宣布欲斥资4.02亿元拿下60%股权的深圳仁禾智能,身价相当可观,服务的还是刚刚宣布改名的Facebook这样的大客户。不过,目前仁禾智能的详细财务数据尚未披露,不知道它能给裕同带来多少营收增量。此外,合兴、裕同还有两个共同点:

一是两家大佬最近两三年都不停在发布新项目,建设新工厂。只不过,合兴的项目主要是围绕其传统优势业务纸箱产品展开。裕同的布局则从其最擅长的消费电子包装,扩张到了烟包、酒包、纸浆模塑等产品领域。

二是两家大佬都在发力供应链业务。2020年,合兴的“产业链服务”业务实现营收43.00亿元,占其总营收的35.82%,是其最重要的业务增长点。裕同则于2020年上线了供应链商城,并于2021年将供应链业务独立运营。

三家大佬赚钱都越来越难了

说到底,一家企业想做大,主要办法无非有两个:

一是内涵式增长,通过围绕既有业务自行买设备、建工厂、扩产能,推动营收规模向上;

二是外延式扩张,通过收购达到企业布局新业务或放大体量的目标。

当然了,对有意做大的企业来说,最初选择的立足点也很重要。合兴立足的纸箱产品,市场需求量足够大,一年两三千亿的营收规模,为有野心的头部企业提供了充足的整合空间。奥瑞金立足的印铁制罐市场,规模并不是很大,一年大体也就几百亿,但这一领域天然就具有市场高度集中的特点。裕同立足的消费电子包装市场,成长性良好,且它成功俘获了这一领域最牛X的客户——苹果公司,从而为其做大做强提供了最重要的根基。问题是:不管三家大佬是怎么做大的,最近这几个月它们赚钱似乎都变得越来越难了。

为什么这么说?对合兴和裕同来说,问题相对清晰:前三季度,两家大佬的盈利表现与营收存在明显差距。其中,合兴在营收同比大涨56.96%,比上年同期增加45.97亿元的情况下,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不增反降,从去年同期的2.18亿元,降至今年前三季度的2.05亿元,同比减少5.99%。也就是说,辛辛苦苦多收入了近46个亿,赚到的钱不仅没多,反而更少了。裕同的情况大体差不多,在营收大涨36.27%,比上年同期增加26.76亿元的情况下,净利润同比微涨1.70%,增加了0.12亿元。多收近27个亿,多赚约1200万,比合兴的情况自然要好一些,但怎么看都算不上很理想。

5.jpg

三家大佬前三季度的营收和利润情况(单位:亿元)

奥瑞金看上去似乎是个例外。前三季度,其营收同比增长26.98%,增加了21.26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70.88%,增加3.42亿元。利润增长得比营收快,明摆着是赚钱来越容易嘛。可如果聚焦到三季度,它的问题就显现出来了。三季度,奥瑞金的营收同比增长6.79%;净利润却同比下滑20.15%,由上年同期的3.01亿元降至今年的2.40亿元。也就是说,奥瑞金的净利润增长主要是在上半年实现的。到了三季度,它赚钱也变得更难了。

6.jpg

三家大佬三季度的营收和利润情况

合兴、裕同又是什么情况呢?

三季度,合兴的营收同比增长34.71%,净利润却同比大跌32.32%,由上年同期的7959.02万元降至5386.56万元。三好同学算了算:今年三季度,合兴的净利润率只有1.21%。

各位老板说说:三个月干近45个亿的活,却只赚不到5400万,是种什么感觉?裕同的营收同比增长30.45%,净利润微增0.84%。三个月时间,多收入了9.34亿元,多赚了276.52万元。所以,如果着眼于三季度,三家大佬是不是赚钱越来越难了?换一个角度,还可以看得更清晰。今年上半年,合兴、裕同、奥瑞金的净利润同比增幅分别9.17%、2.57%、221.65%,到三季度结束却分别变成了-5.99%、1.70%、70.88%。显而易见,三季度拉了后腿。

为什么赚钱越来越难?

作为国内仅有的三家有公开财务数据可见,年营收超百亿的圈内大佬,合兴、裕同、奥瑞金在各自细分市场,乃至整个行业内的龙头地位毋庸置疑。

可为什么在刚刚过去的三季度里,三家大佬赚钱都变得越来越难了在营收上涨的情况下,净利润大幅下跌或原地踏步,最直接的原因基本只能是成本费用上涨。

三好同学扒了一下:三季度,合兴、裕同、奥瑞金的营业成本分别同比增长39.63%、44.70%、21.39%,比各自的营收增幅高出4.92个百分点、14.26个百分点、14.60个百分点。至于,营业成本的增幅为什么比营收高出一大截?这就又回到了这一年多时间,圈内老板老生常谈的问题:原材料成本上涨。进入2021年,不仅合兴、裕同主要使用的纸张、纸板原材料价格一度出现大幅上涨,奥瑞金主要使用的原材料之一铝材的价格表现更为疯狂。进入三季度以后,白卡纸、白板纸、铜版纸、双胶纸价格高位回落,瓦楞纸价格却又接力上涨。至于铝材价格,受拉闸限电等因素影响,在八九月份拉出一波急涨。其实,不仅纸张、纸板、铝材价格在涨,油墨、版材包括其他一些辅助材料的价格也在上涨。这里涨一点儿,那里涨一点儿,如果产品售价不能实现同步及时上涨,三家大佬的利润难免会受到影响。

有老板可能会说了:裕同主要使用的白板纸、铜版纸、双胶纸价格不是有回落么,为什么它三季度的利润表现也并不理想?这就与存货周转有关了。一般大一点的圈内企业,都会储备一两个月、两三个月的原材料库存,再加上货款结算周期的影响,裕同三季度营收对应的原材料很有可能正是在上半年价格相对高位买进的。进入下半年,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的盈利状况,并没有随纸价回落出现改善,原因可能也在这里。

除了主要原材料价格向上,煤炭、石油等基础能源价格飙涨,还间接推高了包括三家大佬在内圈内企业的用电、运输成本。今年9月,之所以会出现席卷全国半数以上省份的限电风暴,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同比暴涨两三倍的煤炭价格,让发电企业不堪重负。为了缓解电力紧张的局面,发改委全面了放开燃煤发电上网电价,扩大了市场交易电价的浮动范围。在短期内,这不可避免地会推高很多企业的用电成本。

说到底,与很多行业一样,包括三家大佬在内的圈内企业利润承压,赚钱越来越难,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上游大宗商品和原材料价格暴涨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目前,全球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不定。在貌似各项成本都在全面上涨的市场环境中,如何保持稳定的盈利能力,对多数企业都是考验。好消息是:国家已经看到了中小企业面临的困难与挑战。就在前几天,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对制造业中小微企业等实施阶段性税收缓缴措施,预计缓缴规模可达2000亿元左右。国家雪中送炭,再加上企业自身的努力,相信多数老板都能挺过这暂时性的难关。

就说到这里。最后,还是祝各位老板好运吧。


点赞 0
收藏 0
打印 反对 0 举报 0
最近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