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众浩印刷人才网欢迎您!
地区招聘
华东地区:
上海 浙江 江苏 山东 安徽
华南地区:
广东 福建
华中地区:
湖北 湖南 河南 江西
华北地区:
北京 天津 河南 河北
其他地区:
四川 江西
首页 职场焦点简历指导面试宝典职业规划法律法规HR资讯行业透视专题策划

这家美国书刊印刷巨头申请破产保护:年入近230亿,从当纳利分拆而来,卖身不成后深陷困境

4月13日,正当疫情在北美肆虐,美国最大的书刊印刷企业之一,在北美印刷企业400强中位居第四(此前一年位居第三)的LSC传播公司,黯然宣布申请破产保护。

即使在美国,这则消息似乎也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对很多人来说,LSC传播公司走到破产保护早在预期之中,只不过疫情加速了这一进程。

至于在国内,尽管三好同学曾多次在文章中提到过这家公司,相信多数老板对它还是十分陌生,即便它有一个十分显赫的出身:2016年,美国印刷圈老大当纳利一分为三,各奔前程,LSC传播公司正是其中之一。

不管对LSC传播公司熟悉与否,有一点相信各位老板一定会心有戚戚、十分感慨:身为北美印刷圈曾经的老三、现在的老四,2019年销售额达33.26亿美元,合人民币近230亿元的LSC传播公司,最新股价为4美分,总市值为134万美元。

没错,只要哪位老板愿意拿出不到1000万元人民币,就能买下北美印刷圈的老四,然后顺利登顶国内印刷圈的老大。

这么多年,国内印刷圈一直在说做大做强。可美国的经验告诉我们:“做大”真就不等于“做强”。

比如,先LSC传播公司一步,北美第七大印刷企业Cenveo于2018年申请破产保护。

如果“做大”不仅不等于“做强”,还有破产之虞,为什么还要费尽力气往前冲呢?这是一个很深奥的问题,暂且不说。

接下来,还是继续来说LSC传播公司。

出身名门的LSC传播公司


很多老板都知道,当纳利在2016年一分为三,分拆成3家独立的上市公司:专注金融传播服务的当纳利金融解决方案公司,以出版和商业印刷为核心的LSC传播公司,提供多渠道传播管理服务的当纳利公司。

好端端的印刷大佬,为什么要主动拆分?简单说来,肯定是遇到了问题。要是日子过得好好的,一般都是买买买,哪有自己革自己命的?

在分拆前的5年,当纳利有3年盈利2年亏损,但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合计为负的2.95亿美元。

之所以日子过得这么苦,按当纳利年报中的说法,大致可以归结为:商业环境巨变,印刷行业遭受各方面冲击,印刷市场产能过剩、市场分散、价格竞争,生意越来越不好做。

听起来,跟咱们怎么那么像呢?

不管怎么说,巨头还是巨头。拥有150多年历史的当纳利,在分拆前的5年营收持续保持在100亿美元以上。

一分为三后,新当纳利依然是美国第一大印刷企业,2019年最新营收为62.76亿美元。LSC传播公司则以超过30亿美元的销售规模,稳居北美印刷400强的前四位。当纳利金融解决方案公司规模稍小,一年也有八九亿美元。

当然了,如果论市值,三家公司加一起在国内印刷圈上市公司中,也只能排在后几位。

截止4月17日收盘,当纳利金融解决方案公司市值最高,为2.01亿美元,当纳利为7989万美元,再加上LSC传播公司的134万美元,共计2.82亿美元,合人民币不到20亿元。

曾欲卖身的LSC传播公司


别的不说,只从市值来看,LSC传播公司就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可仅仅在1年半以前,它还不是这样的。

2018年10月底,一则突发新闻一度震惊美国印刷圈。北美第二大印刷企业Quad/Graphics公司宣布拟收购当时尚是老三的LSC传播公司。

Quad/Graphics与LSC传播公司一样以书刊和商业印刷为主业,在全球有数十家工厂及2万多名员工,销售额仅次于当纳利,在北美印刷400强中连续多年位居第二。

尽管14亿美元的收购价格是显而易见的误读,但当时LSC传播公司的市值仍有约3.15亿美元。且Quad/Graphics给其开出了约34%的溢价,也就是说大概能卖4亿多美元。

更重要的是,两巨头合并,老二收购老三,这样的戏码看上去颇有几分强强联手的意味。

而按照2017年的数据,Quad/Graphics、LSC传播公司的营收合计为77.34亿美元,超过了当纳利的69.40亿美元。一旦收购完成,新公司毫无疑问将成为美国印刷圈的新老大。

只不过,从两家公司的盈利能力看,这与其说是强强联手,不如说“抱团取暖”更为贴切。

2017年,两家大佬的净利润合计为5020万美元,利润率不到1%。

被迫退市的LSC传播公司


问题是:两家公司抱团取暖的愿意,最终也没有实现。

2019年6月,美国司法部以涉嫌垄断,可能危害美国书刊和商业印刷市场的自由竞争为由,对Quad/Graphics、LSC传播公司合并案提起诉讼。一个月后,Quad/Graphics宣布放弃收购计划。

交易的失败,让两家公司都很受伤。2019年10月,Quad/Graphics宣布出售并退出图书印刷业务,进行战略转型。LSC传播公司虽然从Quad/Graphics获得了一定的现金补偿,但股价从此走上了漫漫下跌路。

到2019年结束前的一段时间,LSC传播公司的股价连续徘徊在1美元以下。最终,因不符合持续上市标准(标准要求上市公司在连续30个交易日中保持至少1500万美元的平均全球市值),LSC传播公司被纽交所要求暂停交易并退市。

最终,LSC传播公司不得不转到场外市场OTCQX(类似于国内新三板)进行交易。

短短1年多时间,LSC传播公司的市值由收购消息发布前的约3.15亿美元跌至不到1500万美元,是不是令人大跌眼镜?

这还不是最惨的。转到场外市场后,LSC传播公司的股价更是一路向下。

特地查了一下:截止4月17日收盘,LSC传播公司的股价为4美分,比前一个交易日上涨1美分,总市值为134万美元。

各位老板随便卖掉北京一套小户型,就可以去领导北美第四大印刷企业了。这活儿,您干不干?


不停关厂的LSC传播公司

退市不是噩梦的结束。

2020年1月,LSC传播公司向美国证监会提交报告,宣布将关闭部分工厂。

其中,位于伊利诺伊州、肯塔基州和弗吉尼亚州的三家工厂,以印刷杂志和黄页为主业,将于2020年7月完成关闭。

位于伊利诺伊州的这家工厂,是LSC旗下最大的生产基地,拥有700多名全职员工,刚刚在2018年庆祝完成立50周年。关键是,在关闭公告之前的几周内,仍在发布招聘信息。

LSC传播公司的老大说:“自终止与Quad/Graphics的合并以来,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团队一直致力于改善成本,精简生产平台。目前,已经关闭或正在关闭8家工厂,并赢得了新合同,兑现了对客户和供应商的承诺。”

壮士断腕,批量关停工厂。二妮发现,国外企业在陷入经营困难境遇后,一般都有一套教科书般的自救方案。关厂裁员、减小规模、精简成本,是最常见的选择。

二妮的这篇文章还没写完,就又看到了LSC传播公司关停工厂的消息。由此看来,关停8家工厂确实不是说着玩的。

申请破产保护的LSC传播公司

关厂还是未能挽救深陷困境的LSC传播公司。

2020年4月,它终于“扛不住“了,宣布申请破产保护,比业界此前预期的5月稍微早了一点。

需要注意的是:LSC传播公司在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子公司不在申请破产保护之列,将继续正常运作。

根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并非“破罐子破摔“,而是尚有生机的企业谋求自救的一种方式。其主要目的就是通过破产保护,剥离一部分债务,从而做到轻装上阵。

对债主来说,这自然算不上什么好消息,因为损失在所难免。对竞争对手来说,也多数乐不起来。因为摆脱债务包袱的LSC传播公司,显然会比现在更有竞争力,前提是其重组能够获得成功。

根据LSC传播公司提交的文件,其破产保护申请涉及到约9.72亿美元的未偿债务。

其中,除了养老金、贷款等负债外,还有一些我们非常熟悉的供应商也在债权人之列:富林特,640万美元;当纳利,207万美元;柯达,205万美元;国际纸业,110万美元;爱克发,92.7万美元……

让人遗憾更令人深思的结局

出身名门、北美印刷四强。标签足够靓丽,却无法掩盖LSC传播公司财务状况的虚弱。而这正是其沦落到破产保护境地的主要原因。

比如,在刚从当纳利分拆出来的2016年底,LSC传播公司的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19.47亿美元、1.53亿美元。

此后,其总资产规模逐年下降,负债却未能同比例减少。到2019年底,总负债已经达到17.21亿美元,超过总资产,变成了资不抵债状态。

1.png

LSC传播公司的资产情况(单位:亿美元)

LSC传播公司的营收和盈利状态更是不容乐观。2016年,其营收为36.54亿美元。此后,虽有所起伏,但到2019年已经降至33.26亿美元,减少8.98%。

与此同时,其净利润由2016年的1.06亿美元,降至2019年的-2.95亿美元,四年时间累计亏损2.69亿美元。这就是美国印刷大佬真实的生存状态。

2.png

LSC传播公司营收及利润情况(单位:亿美元)

一家印刷巨头申请破产保护,背后肯定有其深层次的原因。

可能很多老板都会像二妮一样,首先想到的是市场原因。LSC传播公司首席财务官曾这样表示:公司主营图书、杂志及黄页印刷,并在尝试向在线广告转型。但2019年,杂志和黄页印刷市场需求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下降。

在国内,黄页从来都不是一个大的产品门类,杂志却不一样。在美国市场“前所未有”下滑的时候,不知道国内的老板感觉怎么样?

在不少圈里人的潜意识里,市场下降首先影响的会是中小企业,而不是头部企业。但在一个成熟期的市场里却未必如此。因为Quad/Graphics和LSC传播公司,已经占据了美国书刊印刷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这也是美国司法部反对它们合并的主要原因。

在一个寡头垄断型的市场里,当市场雪崩时,受伤最大的自然只能是寡头自身。

再加上,屋漏偏逢连夜雨。2020年初,黑天鹅飞过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对很多国家的经济造成了巨大影响,美国更是疫情的重灾区。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原本势头良好的企业也人人自危,何况是本来就病入膏肓的LSC传播公司?

当前,国内印刷圈同样笼罩在疫情的阴霾当中。在此,二妮祝各位老板不仅复工更要达产,早日回归正常的发展轨道。

同时,对那些已经成为或正在成为巨头的企业来说,LSC传播公司以及其他一些美国同行的境遇,也许提供了一面镜子。

它们在提醒我们:不仅要做大,还要想好做大后可能遇到的考验。






收藏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