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众浩印刷人才网欢迎您!
地区招聘
华东地区:
上海 浙江 江苏 山东 安徽
华南地区:
广东 福建
华中地区:
湖北 湖南 河南 江西
华北地区:
北京 天津 河南 河北
其他地区:
四川 江西
首页 职场焦点简历指导面试宝典职业规划法律法规HR资讯行业透视专题策划

大交易!​烟包印刷大佬澳科控股控制权近10亿港元易主。及上市这些年,它一共赚了多少钱?

国内烟包印刷圈曾经的“一哥”澳科控股,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

9月22日,在港交所上市的澳科控股突然发布停牌公告,“以待刊发有关香港公司收购及合并守则之公告”。

显而易见,本次停牌与收购有关。然而,恐怕谁也没想到,事情会进展得这么快。

两天后,澳科控股再次公告表示:公司大股东安姆科纤维包装亚洲私人有限公司,已与有关方面签订股份转让协议,计划以每股2.18港元的价格转让其持有的澳科控股47.63%的股权,转让价格约9.65亿港元。

三好同学算了一下,按当前汇率约合人民币8.45亿元。

9月25日,澳科控股复牌,股价由停牌前的1.44元/股大涨48.61%,达到2.14元/股。

随后几天,买卖双方频繁交易,到10月1日,这桩涉及资金近10亿港元的收购,就宣告全部完成。

也就是说,国内烟包印刷圈曾经的“一哥”,目前仍可与劲嘉、东风比肩的澳科控股,大股东易主仅用时不到10天。

是不是快到令人想不到?

此次,从安姆科手中拿下澳科控股控制权的是一家名为Golden Vision的并购基金,它代表的是另外一家同样名为GoldenVision的并购基金。

两家基金的区别在于:一家名字后面有个后缀“SPC”,另一家则是“I SP”。貌似代表了基金的不同类型,到底有啥说道,三好同学也没闹懂。

当然了,到底是谁成了澳科控股新晋的大股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次收购,给了三好同学一个重新审视这个烟包印刷大佬的机会。

比如,作为国内上市最早的烟包印刷企业之一,曾经的烟包印刷“一哥”,澳科控股上市16年,到底赚了多少钱?

曾经的烟包印刷“一哥”

澳科控股曾经有多牛?早在2008年时,其营收便达到31.23亿港元,按当年年末汇率约合人民币27.22亿元。根据其年报给出的数据,当时在国内烟包市场的占有率约为19%。

同年,劲嘉股份的营收为19.08亿元,东风股份则为11.93亿元,与澳科控股均有不小的差距。

而从成立时间来看,东风股份历史最长,始于1983年;劲嘉股份次之,始于1996年;澳科控股资历最浅,成立于1998年。

澳科控股之所以能在短短十年时间里从零起步,一步一步迈向国内烟包印刷“一哥”的位置,最主要的一条经验便是:以资本为抓手的大举并购。

澳科控股的前身是在深圳注册成立的伟诚集团,伟诚集团的创始人则是颇富传奇色彩的广东商人李伟波。

根据公开报道,伟诚集团切入烟包印刷市场之初,投入1000多万元进行技术研发,使印刷成本大大降低,同样的防伪效果,伟诚集团的成本比国外企业要低一半。从而,赢得了市场的认可,白沙集团、红塔集团、红河集团等大型烟草企业相继成为其客户。

即便如此,在上市之前的2003年,伟诚集团的营收仍只有2.32亿港元。

2004年3月,以伟诚集团为基础组建的伟诚控股在港交所上市,成为烟包印刷圈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晚于1998年上市的陕西金叶。

登陆港交所之后,伟诚控股很快便借助资本的力量,挥舞起收购的“魔杖”:当年11月便宣布以1.84亿港元的价格,收购烟包印刷企业伟建集团35%的股权,后者的主要实体是持股90%的昆明伟建彩印有限公司。

在资本市场牛刀小试的伟诚控股自己,也很快成了资本的目标。

2015年12月,伟诚控股先是通过配售新股将安姆科旗下的AMB包装公司,变为持股16.67%的股东;后又进一步通过配售新股作价5.09亿港元收购安姆科实际控制的北京黎马敦、青岛黎马敦两家公司,并再次向AMB包装公司配售新股,从而使安姆科集团控制的股权比例达到44%。

也就是从这时起,伟诚控股的控制权正式易主,其创始人李伟波先是变成持股30.5%的二股东,后来又逐渐从公司淡出。

安姆科控制下的伟诚控股于2006年10月,正式更名为澳科控股,其收购风格却一度变得更为激进。

在更名前的2006年3月,宣布以配售新股加现金的方式,作价9.28亿港元收购伟建集团剩余的股权,将其变为全资子公司。

2007年6月,宣布以同样的方式,作价15.56亿港元强势收购烟包印刷企业贵联控股100%股权。收购公告显示,贵联控股是当时国内三大烟包印刷集团之一,规模与澳科控股不相上下。收购完成后,澳科控股一举成为国内最大的烟包印刷企业。

2008年5月,宣布以人民币3.50亿元的价格收购杭州伟成印刷有限公司100%股权。

2009年12月,宣布以人民币6.70亿元的价格收购祺耀股份45%的股权,将其变为全资子公司。

2010年以后,澳科控股趋于谨慎,大手笔的并购明显减少。

近年来,其引起行业广泛关注的重大并购主要是:2017年9月,宣布以7亿港元的价格收购天臣控股间接持有的云南侨通、安徽侨丰两家烟包印刷企业的股权。

相比之下,2019年以人民币7528.67万元的价格,对南京三隆52%股权的收购,只能算是一笔“小买卖”。

澳科控股这些年赚了多少钱?

这样一番捋下来,澳科控股之所以能有今天的行业地位,并一度占据国内烟包印刷“一哥”的位置,持续的大手笔收购显然是主要推手。

三好同学简单算了一笔账,自2004年上市以来,澳科控股在收购方面付出的代价,至少有近40亿港元,外加约11亿元人民币。当然了,这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以配发股份,而不是现金的形式支付的。

值得注意的是,收购在将澳科控股推向烟包印刷一线企业位置的同时,给它留下的也并不全是美好的回忆。比如,对贵联控股的收购就不能算是成功。因此,它才会在2010年选择将贵联控股重新出售给其原来的大股东。

无论如何,澳科控股在烟包印刷圈一直都算得上是一家标志性的企业。上市这些年,它的业绩又到底怎么样呢?先来看营收。上市之初的2004年和2005年,澳科控股的营收尚分别只有3.32亿港元和3.84亿港元。2006年便一举达到11.23亿港元,这主要是由于对北京黎马敦和青岛黎马敦的收购。

随后两年,随着对伟建集团、贵联控股的收购,澳科控股的营收快速攀升,分别达到21.32亿港元、31.23亿港元。2008年与2004年相比,增幅达到惊人的839.58%。

2010年,尽管有对祺耀股份45%股权的收购,但由于出售了贵联控股,澳科控股的营收有所减少,由2009年的29.75亿港元降至26.51亿港元。

随后几年,澳科控股的收购趋于停滞,其营收却迎来了一波向上的小高潮,经过连续攀升在2013年达到37.62亿港元,这也是上市至今澳科控股年营收的最高点。

从2014年开始,澳科控股的营收连续三年下滑,到2016年降至25.51亿港元,比2015年减少21.85%。2016年,正是烟包印刷行业受烟标改版及烟草行业去库存,近年来处境最为艰难的一年影响。

2017-2019年,澳科控股的营收在25亿港元上下小幅浮动。即使是耗资7亿港元对云南侨通、安徽侨丰的收购,也没有带来营收增量。

这是因为澳科控股按权益法对两家公司的业绩进行会计处理,云南侨通、安徽侨丰的营收并未并表。


1.png

澳科控股的营收情况(单位:亿港元)

再来看盈利。首先,要表达一下敬意:自2004年上市以来,澳科控股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相当于A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稳定保持在1亿港元以上,这还是相当不容易的。

2004-2010年,随着营收规模的扩张,澳科控股的净利润基本上保持稳步向上,由1.11亿港元增至5.71亿港元,达到上市以来年度盈利的最高点。期间,只有2009年出现同比下滑。

自2011年开始,风云突变。澳科控股的净利润连续6年下滑,由2010年的高点一路降至2016年的1.76亿港元,创出上市以来的第二低点。

2017-2019年,澳科控股的净利润分别为3.46亿港元、2.67亿港元、3.13亿港元,处于近10年来的相对低位。


2.png


澳科控股的净利润情况(单位:亿港元)

2004-2019年,澳科控股累计实现营收401.78亿港元、净利润53.75亿港元,利润率为13.38%。

在此期间,其利润率的高点出现在上市之初:2004年为33.34%,2005年升至创纪录的47.29%。随后,连续下滑,至2009年降至12.27%。经过2010年的反弹,澳科控股的利润率再次出现连续下滑,到2016年降至低点6.88%。

自2012年以来,澳科控股的利润率只有2017年一年高于上市以来的平均值,其余年份均低于13.38%。



3.png

澳科控股的利润率情况

2019年与2004年相比,澳科控股的营收增长624.35%,净利润增长182.74%。

如此看来,规模的扩张并不一定意味着利润的同步提升。各位老板说:对不对?

当然了,这可能在很大程度上与整个烟包印刷市场大形势的变化有关。

澳科控股的身价为什么这么低?

靠收购崛起的澳科控股,最终自己也成了收购的目标,就像它的前身伟诚控股一样。

按照本次大股东易主的交易价格:9.65亿港元对应47.63%的股权,澳科控股的全部股权价值约20.26亿港元,按当前汇率约合人民币17.75亿元。

这样的身价怎么样?看上去不低,实际上真不算高,尤其是考虑到澳科控股的体量和在烟包印刷圈的地位。

可为对比的是:以在A股上市的烟包印刷企业为参照,澳科控股的身价仅略高于新宏泽的最新市值(截止9月30日收盘)17.14亿元。而新宏泽的体量要比澳科控股小得多,2019年营收为4.23亿元,净利润为2627.83万元。

澳科控股的身价,还是溢价收购后的结果。在本次交易公布前的9月21日,其市值仅为13.38亿港元,合人民币约11.72亿元。

而多年来一直与澳科控股角逐烟包印刷市场“老大”位置的劲嘉股份、东风股份,最新市值分别为132.28亿元、80.06亿元,即使按收购溢价的结果,也分别是澳科控股的7.45倍、4.51倍。

劲嘉股份还不是市值最高的A股上市烟包印刷企业,排在榜首的是2017年上市的集友股份,最新市值为136.77亿元。而其2019年的营收、净利润分别为6.72亿元、2.02亿元,跟澳科控股的营收差距大一些,净利润差距小一些。

4.png

部分上市烟包印刷企业的市值(单位:亿元)

作为烟包印刷圈曾经的“一哥”,按营收规模目前在圈内仍位居前三的澳科控股,身价为什么这么低?

这就与港股和A股不同的估值体系有关了。

与A股上市印刷企业保底市值20亿元左右,动辄五六十亿元,甚至上百亿元不同,港股上市印刷企业中身价最高的纷美包装、中粮包装,最新市值也只有三四十亿港元。

实际上,多数港股上市印刷企业的市值都在10亿港元以下,有的甚至低到想不到。

比如,大名鼎鼎的老牌印刷企业星光集团,最新市值只有1.79亿港元,而它2019年转让深圳星光的厂房及土地资产就获得了3.19亿元人民币。这样的市值显然是大大低估了。

此外,名动一时的印刷电商eprint集团,最新市值为1.26亿港元。实力派企业鸿兴印刷集团、贵联控股的最新市值也分别只有8.99亿港元、5.96亿港元。

因此,老板们如果有意收购,港股上市印刷企业有很多应该都是不错的目标。即使像Golden Vision基金对澳科控股一样给出超过50%,甚至更高的溢价,也还是很划算。

当然了,前提是要能遇得到像安姆科一样愿意退出的大股东。

此外,港股上市公司一般都在海外注册,收购涉及复杂的国际并购规则和国内对海外投资的管制,真正操作起来并不容易。

即便如此,如果有老板真正心有所动,一定会有办法克服各种可以预见的困难。

假设有老板事先知道,只需要8个多亿,就能拿下烟包印刷大佬澳科控股的控制权,说不准早就会有所行动。对不对?

就说到这里。最后,还是祝各位老板好运吧!


收藏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