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众浩印刷人才网欢迎您!
地区招聘
华东地区:
上海 浙江 江苏 山东 安徽
华南地区:
广东 福建
华中地区:
湖北 湖南 河南 江西
华北地区:
北京 天津 河南 河北
其他地区:
四川 江西
首页 职场焦点简历指导面试宝典职业规划法律法规HR资讯行业透视专题策划

这家要上市的印刷包装企业与利乐、纷美PK,年入超9亿、净赚1个多亿。它为什么能做这么大?

7月中旬先后过会成功的龙利得、天元集团,又于近日先后敲钟上市。
龙利得还是在先,于9月10日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天元集团还是在后,于9月21日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

创业板和中小板有什么不一样?一个是注册制,一个是审核制;一个新股上市前5日不设涨跌幅限制,一个上市首日涨幅限制为44%。

从龙利得和天元集团上市后的表现看,后一个差别体现得十分明显:两家公司体量相近,2019年营收分别为8.71亿元、10.04亿元;盈利能力不相上下,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8599.99万元、8254.43万元,上市首日的市值差距可不小。

其中,龙利得的发行价为4.64元/股,上市首日以32.00元/股开盘,最高达到36.00元/股,市值冲到近125亿元;收盘价为22.47元/股,市值为77.75亿元。

天元集团的发行价为10.49元/股,上市首日以12.59元/股开盘,后封在涨停15.11元/股,市值为26.70亿元。

当然了,市场有自身的运行逻辑,两家同行业,体量和盈利能力又相近的公司,市值差距不可能一直这么悬殊。

上市以来,龙利得的股价在跌宕中向下调整,截止9月25日,最新市值为63.87亿元;天元集团则连续5日封在涨停,最新市值为39.09亿元。

对圈内老板来说,上市既为企业做大做强提供了稳定的融资通道,又为以后可能的退出和股权变现提供了最佳的路径之一。

近一年多时间以来,随着资本市场改革的提速,圈内企业上市又迎来了一个小高潮。继龙利得、天元集团敲钟上市后,杭华油墨的挂牌业已进入了倒计时,而艾录股份的创业板上市申请也进入了问询阶段。

从龙利得、天元集团,到杭华油墨、艾录股份,这4家企业有什么共同点?除了属于印刷包装产业链,它们都曾两度,甚至三度冲刺首发上市,最终才修成正果或接近修成正果。

9月23日,继上述4家企业后,又有一家圈内企业开启了新一轮的上市闯关。它就是:来自山东泰安,2017年首度预披露招股书,一度有意在上交所主板上市的新巨丰。

卷土重来的新巨丰

新巨丰的全称是:山东新巨丰科技包装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6月首度预披露后,它又在2018年4月进行了预披露更新。

可惜的是,仅仅一个多月后,新巨丰就主动撤回了上市申请,首次闯关无果而终。

本次卷土重来,新巨丰将目标重新定位到了实行注册制的创业板。这实际上也是当前想上市企业的主要选择,不管是圈内,还是圈外的。

新巨丰成立于2007年10月,主打产品是无菌包装。这里所说的“无菌包装”,更准确的叫法应是:液体食品无菌包装。

在印刷包装产品中,无菌包装算是十分独特的一类,其特别之处在于:无菌包装材料一般由纸、铝箔、聚乙烯等多层复合而成,经热封成型后作为液态食品、饮料的包装容器。

当然了,在无菌包装生产的过程中,印刷是必不可少的。这一点从新巨丰的生产设备中,就可见一般。

截止2020年3月31日,新巨丰共有15台账面原值在500万元以上的生产设备。其中,包括3台印刷机和1套喷印印刷系统,账面原值分别为1662万元、714万元、3248万元、1401万元,可谓价值不菲。

不过,新巨丰最值钱的设备是一台复合机,账面原值高达8441万元,看上去似乎与价值3248万元的印刷机组成了一条超级生产线。

新巨丰账面原值超过500万元的生产设备(单位:万元)

1.png


与多数无菌包装企业类似,新巨丰的产品主要用于液态奶包装。

2019年,在其9.30亿元的主营业务收入中,液态奶无菌包装的占比达到96.84%,为9.01亿元。剩下的2937.59万元来自非碳酸软饮料无菌包装,占比3.16%。

所谓“非碳酸软饮料”,主要是指果汁、凉茶以及一些功能性饮料。

无菌包装为什么不能用来装碳酸饮料?据说,主要原因是:碳酸饮料晃动后会产生大量气泡,气体释放多了会导致容器内体积放大,无菌包装有被挤爆的风险。不知道,这种说法准确与否?

新巨丰主营业务收入的产品结构(单位:万元)

2.png


新巨丰主营业务收入的产品结构,从其前五大客户中也可以看得很清晰。

以2019年为例,新巨丰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共计8.33亿元,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89.58%。其中,前四大客户全部是乳制品生产企业,仅伊利一家就为其贡献销售额6.80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73.13%。

只有排名第五的“广州医出”——广州医药进出口有限公司算是饮料企业。它主要为王老吉凉茶采购无菌包装,2019年采购额为2527.26万元,在新巨丰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为2.72%。

2019年新巨丰前五大客户的情况

640.png


新巨丰与伊利之间的紧密关系,三好同学以前就曾经说过:伊利既是新巨丰的第一大客户,又是其重要股东。

2015年,伊利以9625万元的价格认购新巨丰20%的股权。经过稀释,到2017年新巨丰首度预披露时,持股比例降至18%。与伊利之间这种过度紧密的绑定,被认为是新巨丰首次上市闯关无果而终的主要原因之一。

或许正是为了化解这一问题,伊利于2019年10月将其持有的部分新巨丰股权转让给了其他两家公司,目前持股比例已经降至4.80%。

新巨丰的硬实力

尽管降格成了小股东,伊利对新巨丰的重要意义仍是不言而喻的。

2014年,新巨丰对伊利的销售额为2.23亿元。随后,连续稳步增长,到2019年已经达到6.80亿元,增长了两倍还要多。

与此同时,伊利在新巨丰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也由63.88%提升至73.13%。

2014-2020年一季度,伊利累计为新巨丰贡献销售额29.76亿元。是不是相当惊人?


微信图片_20201010161615.png

新巨丰对伊利的销售额情况(单位:亿元)


根据新巨丰招股书给出的数据,伊利、蒙牛两大乳业巨头分别占据了国内无菌包装液态奶市场34.9%、26.7%的销售额,其他企业合计占比才有38.4%。

因此,在中国做无菌包装,如果能够搞定伊利、蒙牛的任意一家,成为其主力供应商之一,无疑就拿到了做大做强的通行证。那么,在伊利强有力的支持下,新巨丰近年来的表现又如何呢?应该说:相当不错。

先来看营收。2014年,新巨丰的营收尚只有3.51亿元,到首次预披露前的2016年已经达到6.05亿元,两年时间增长了72.51%,增势十分迅猛。

如今,又过了三年,新巨丰的营收在2016年的基础上再度增长54.44%,到2019年达到9.35亿元。

2019年与2014年相比,累计增幅达到166.42%。


微信图片_20201010161833.png

新巨丰的营收情况(单位:万元)


与营收比起来,新巨丰的盈利情况尽管有所波动,但表现也可谓出色。

2014年,新巨丰的净利润为4395.75万元;2015年增长56.44%,达到6876.49万元;2016年,由于实施股权激励费用增加,净利润降至近年来的低点,为3825.87万元。

2017年,新巨丰的净利润一举突破亿元大关,达到1.01亿元;2018年,小幅下滑14.52%,降至8644.23万元;2019年,大涨33.67%,达到近年来的高点1.16亿元。

2019年与2014年相比,新巨丰的净利润增幅达到162.85%,与营收基本相当。


1.png

新巨丰的净利润情况(单位:万元)


2014年-2020年一季度,新巨丰累计实现营收42.46亿元,净利润4.91亿元,净利润率为11.56%。

在此期间,新巨丰的净利润率,只有在实施股权激励的2016年低于10%,为6.32%。其余年份则均保持在10%以上。

今年一季度,在疫情逼人的形势下,新巨丰的净利润率达到16.28%,为近年来的高点,可谓十分难得。


2.png

新巨丰的净利润率情况


相对于容易受企业内部各种因素影响的净利润率,毛利率通常更能说明一类产品的市场平均盈利潜能。

2014年-2020年一季度,新巨丰的主营业务毛利率有所起伏:2014年,为29.73%;随后,连续递增至2016年的35.08%。

接下来,又两度下滑,降至近年来的低点29.43%。经过2019年和今年一季度的反弹,最新值为32.81%。


3.png

新巨丰的毛利率情况


2019年与首度预披露前的2016年相比,新巨丰的营收增长了54.44%,净利润增长了202.00%,净利润率提高了6.04个百分点。

现在的新巨丰,是不是比三年前更强了?

国内无菌包装市场的一二三四名

三好同学不止一次说过:液体食品无菌包装是印刷包装圈,利润率最为稳定、可观的细分市场之一。

无菌包装高出一筹的利润率,主要是由于其相对较高的技术含量和进入门槛决定的。

问题是:国内无菌包装市场的规模到底有多大?新巨丰的招股书,给出了推算的线索。

根据招股书引用的数据:利乐、SIG集团、纷美包装,加上新巨丰,是国内纸质无菌包装市场的前四强,合计占有82.9%的市场份额。

其中,利乐仍一家独大,市场份额约为53.5%,SIG集团和纷美包装旗鼓相当,分别为11.5%、11.3%,新巨丰则为6.6%。

这里所说的SIG集团,其实就是康美包公司,其在国内运营主体是康美包(苏州)有限公司。


6.png

2019年国内无菌包装四强的市场占有率


2019年,苏州康美包来自国内市场的销售收入约为22.74亿元。依此推算,国内纸质无菌包装市场的总量约为198亿元。

按纷美包装2019年在国内的销售收入19.15亿元推算,则约为169亿元。

若以新巨丰的主营业务收入9.35亿元推算,则约为142亿元。

用三家公司的数据,推算出三个不同的结果,部分原因可能在于:各家公司的数据口径并不一致。

比如,纷美包装的销售收入中包括了灌装机产品的贡献,但三好同学没有办法将其分离出来。

无论如何,从推算数据看,国内纸质无菌包装市场的上限大体上在200亿元左右。这样的规模是不是比很多老板的想象要小?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似体量不大的细分市场,产生了年营收过百亿的利乐中国,年营收20亿元左右的苏州康美包和纷美包装,以及年营收近10亿元的新巨丰等大型企业。

“浅水湾”里为什么会有“大鱼”?这一方面是因为无菌包装产品技术含量与进入门槛较高,导致少数企业掌握了大部分市场份额。实际上,由于拥有垄断性的技术优势,利乐在国内液体食品无菌包装市场的占有率一度超过90%。

另一方面,也与下游行业液态奶市场寡头垄断型的市场格局有关。根据新巨丰招股书给出的数据:2019年,伊利、蒙牛液态奶的销售额分别为737.6亿元、678.8亿元,分别约占国内市场的32.7%、30.1%。

对这两家超级“巨无霸”来说,它们自然不希望被利乐一家绑定,但其采购也不可能过于分散。纷美包装、新巨丰之所以能在十几、二十年的时间里,达到今天这样的体量,主要就是由于它们获得了伊利、蒙牛一家或两家的认可。

所以,还是那句话:有什么样的下游行业,就会孕育出什么样的印刷包装企业。

就像有高利润的烟草行业,就有高利润的烟包企业;有分散的票据需求,就有量多面广但体量不大的票据印刷企业;有分布式布局的食品饮料、消费电子企业,就有为之配套的全国性印刷包装集团。

说到底,这就是市场的运行逻辑。各位老板,你选定的下游行业又如何,它是不是限定了你的发展路径和能够达到的规模?

就说到这里。最后,还是祝各位老板好运吧。


收藏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