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众浩印刷人才网欢迎您!
地区招聘
华东地区:
上海 浙江 江苏 山东 安徽
华南地区:
广东 福建
华中地区:
湖北 湖南 河南 江西
华北地区:
北京 天津 河南 河北
其他地区:
四川 江西
首页 行业资讯职场HR资讯法律法规专题策划

北京黎马敦再迁新址。及界龙、鸿博易主,普丽盛、爱司凯重组,印刷圈上市公司大股东为何频现退出?

前些日子,三好同学关注到一则招聘信息:北方地区为数不多的大型烟包印刷企业之一,北京黎马敦太平洋包装有限公司又在招人。
一家印刷企业招点人,有什么稀奇的?2018年1月,差不多整两年前,三好同学就是从一则招聘信息开始,通过层层抽丝剥茧发现:北京黎马敦的工厂已经停产,主要产能迁往河北省张家口市下属的宣化县,与当地的一家印刷企业合并。

具体合作模式则是:北京黎马敦的股东方通过一系列运作,持股60%控制了宣化当地一家印刷企业,从而为两家企业的产能合并铺平了道路。

问题是:北京黎马敦新近招聘信息给出的工作地点,位于河北省唐山市的曹妃甸工业区。

刚刚过去两年时间,北京黎马敦为啥又开始往曹妃甸招人了呢?

三好同学赶紧扒了扒发现:早在2018年上半年,北京黎马敦便已经与曹妃甸工业区签约;同年7月,网上出现了黎马敦曹妃甸包装项目的在建信息;有招聘信息显示,该项目计划于2019年5月正式投产。

如此看来,北京黎马敦似乎又从宣化搬到了曹妃甸。

继续往回扒又发现:原本与北京黎马敦合资并厂的宣化当地印刷企业,在2019年2月又变成了独资企业,代表北京黎马敦的港资投资公司全额退出。

而有关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北京黎马敦的企业地址,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工业区中日园区”。

这一下,就十分笃定了:北京黎马敦确实搬到了曹妃甸。有老板可能要说了:搬都搬到河北了,为啥还能叫“北京黎马敦”?这与曹妃甸工业区的一项特殊政策有关:落户该工业区的北京企业,名称可不做变更,只需变更经营场所。

一家原本在北京发展的印刷企业,短短两年多时间两度搬迁。也就是烟包企业家底厚,其他印刷企业真不一定经得住这么折腾。

至于刚刚在宣化落定不久,北京黎马敦为什么又动了迁往曹妃甸的心思?三好同学也闹不清。

无论如何,企业只要经得住,搬再多次家,都还是老板自己的买卖。可万一股权都卖了或卖得差不多了呢?基本上只能是:企业易主,旧老板退出,新老板登场。

接下来要说的,就是与退出有关的话题。而且事涉4家圈内上市公司:已经大股东易主的界龙实业、鸿博股份,以及正在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大概率要新老板登场的普丽盛和爱司凯。

大股东易主的界龙实业和鸿博股份

为什么要说这个话题?与一则公告有关。

1月4日,鸿博股份公告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尤氏家族将持有的4000万股股份(占股本总额的8.03%),协议转让给河南辉熠贸易有限公司的交易,已经完成过户。

辉熠贸易与持有鸿博14.30%股份的河南寓泰控股有限公司,都由鸿博现任董事长毛伟实际控制。

因此,本次交易完成后,毛伟将控制鸿博22.33%的表决权,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尤氏家族则仍持有鸿博11.27%的股权。

寓泰控股持有的鸿博股权,系2019年5月斥资约7.13亿元,从尤氏家族收购而来。

根据2019年5月10日发布的公告,在股权转让的同时,尤氏家族原本还计划将另外15.69%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寓泰控股。寓泰控股的大股东毛伟,从而将成为鸿博新的实际控制人。

只不过,后来双方协商解除了表决权委托的条款,股权转让则于当月底顺利完成。交易完成后不到1个月,毛伟当选为鸿博新任董事长。

因此,辉熠贸易对鸿博股权的收购,实际上可以看作是上次交易的延续。

根据鸿博于2020年11月初发布的公告,本次交易的对价为3.18亿元。

也就是说,鸿博22.33%的股份卖出了10.31亿元。而截止到1月8日收盘,鸿博的最新市值为31.60亿元,22.33%的股份对应7.06亿元。两相对比,有不错的溢价。

通过两次交易,毛伟如愿拿到了鸿博的实际控制权,尤氏家族则成功实现了大部分股权的变现退出。

很多老板都知道,上市是实现股权退出变现的有效途径。至于具体怎样操作,鸿博的两次股权交易无疑提供了一个样本。

由鸿博很容易就能联想到,另外一家大股东易主的圈内上市公司界龙实业。

作为上市公司,界龙实业的资格比鸿博要老得多。早在1994年它便成功登陆上交所,上市时间比鸿博早了14年。

2019年8月16日,界龙实业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大股东上海界龙集团已与上海桓冠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意向协议》,后者或其指定主体拟通过协议方式,收购前者持有的界龙实业27.23%的股权。

3个月后,界龙实业再度公告表示,上海界龙集团已与上海桓冠及有关方面签署《控制权变更相关安排之框架协议》。

双方商定,上市公司27.23%的股权作价14亿元,同时界龙集团将从上市公司收购8家印刷类子公司的股权,并向上市公司出售上海界龙联合房地产有限公司17%的股权。

后来,8家印刷类子公司的股权作价6.20亿元,界龙联合房地产公司17%的股权则作价1690.58 万元。

这桩交易一波三折,最终受让方变成了杭州浙发易连商务管理合伙企业,且直到现在股权交易仍未最终完成。浙发易连目前持有界龙实业19.69%的股权,上海界龙集团仍持有7.54%。

不过,界龙实业的实际控制权已在2020年8月易手,公司名也在同年9月变更成了:上海易连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在短短4个多月时间里,就有两家印刷圈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易手,是不是有些出人意料?

正在推进重大重组的普丽盛和爱司凯

关键是,界龙实业、鸿博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变更,还不是全部。

在印刷圈本就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中,还有两家可能面临大股东易主。它们就是:正在推进重大资产重组的普丽盛和爱司凯。普丽盛来自上海,主打液体食品无菌包装设备和材料,一度被誉为“中国的利乐”。

普丽盛于2015年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在上市前的2010年,它曾获得大名鼎鼎的软银集团旗下软银中国的投资,而且持股比例高达23.28%。

一度与阿里巴巴拥有同样的大股东,在印刷包装圈谁还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当然了,软银中国持有的普丽盛股份,即使没有减持完毕,也已经所剩无几。

目前看来,不仅软银中国无心恋战,普丽盛现在的大股东也已萌生退意。

2020年11月,普丽盛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具体操作模式是:将截止评估基准日的全部资产及负债,从上市公司置出。同时,置入润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置出资产和置入资产之间的差额,由上市公司以发行股份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方式,向润泽科技的股东购买。

三好同学扒了一下,注册地在河北廊坊的润泽科技,主营业务是互联网数据中心服务。也就是为互联网企业提供服务器托管、虚拟主机及其他增值服务。

按目前的预案,重组完成后,普丽盛不仅将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易主,主营业务也将彻底变更,从而变成一家与印刷包装毫无关联的上市公司。

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作为圈内企业的普丽盛,大概率将被一家主营互联网数据中心的企业“借壳”。

同样在筹划“借壳式”重组的,还有主做CTP设备的圈内上市公司爱司凯。

爱司凯注册地在广州,于2016年7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在国产CTP设备生产企业中,爱司凯装机量和知名度名列前茅。2020年5月,爱司凯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操作模式与普丽盛如出一辙:将全部资产、负债及业务,从上市公司置出。同时,置入鹏城金云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

拟置出资产的评估值为5.46亿元,置入资产的评估值为25.46亿元。差额20亿元由上市公司以以发行股份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方式,向金云科技的股东购买。

巧合的是,注册地在深圳的金云科技,主营业务同样是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

重组完成后,爱司凯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同样会易主,且主营业务发生彻底变更。

各位老板说说,这两家搞互联网数据中心的企业,咋就这么有眼光呢?几乎同时盯上了咱们印刷圈两家上市公司进行资产重组。

当然了,三好同学注意到,爱司凯目前的大股东在重组完成后,仍将持有上市公司14.66%的股权。只不过,不再占据主导地位了。想来,普丽盛也许会有同样的安排。

印刷圈上市公司大股东为何频现退出?

按三好同学的非官方标准,印刷圈目前有34家上市公司。即使放得宽一些,也超不过50家。

对一个拥有近10万家企业的行业来说,上市公司的数量本来就不多。在短短1年多时间里,就有4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已经或可能易主,想想就让人感慨。

且从大股东易主后的规划看,除了鸿博目前还在坚持既有主业,普丽盛、爱司凯计划将与印刷有关的业务彻底置出;已更名为上海易连的界龙实业,则在保留部分印刷业务之外,重点推进大医疗、大健康业务。

面对这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股权转让和资产重组,很多老板或许都会问:这4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为什么甘心将控制权拱手出让?

首先,能够看得见的是:这种转让能够给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带来巨大的收益。

对鸿博原来的大股东来说,转让22.33%的股份获得了10.31亿元;对界龙实业原来的大股东来说,27.23%的股权全部转让完成后,能够获得14亿元。去掉用于从上市公司收购8家企业股权的6.2亿元,还有7.8亿元。

对正在推进重大资产重组的普丽盛、爱司凯来说,现有大股东能够获得的收益虽然还不明确,但想必已有相关安排。

如果说上市是股权退出变现的有效途径,当这一天到来时,一定会伴随着股权交易。不管是协议转让,还是二级市场减持。

所以,更核心的问题其实是:这4家企业的大股东,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点上转让股权或推动重大资产重组?

这就与各家企业所处的发展状态有关了。想想就明白:如果一家上市公司正处于快速扩张期,大股东会有让位他人的想法么?无论界龙实业、鸿博股份,还是普丽盛、爱司凯,近年来在经营上似乎都遇到了一些挑战。

比如:2017-2019年,4家公司没有一家的营收实现连续正增长。2019年与2017年相比,分别减少了18.05%、9.85%、7.80%、8.49%。

同期,4家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也不是十分理想。

界龙实业连续两年亏损,普丽盛则一年就亏掉了2.41亿元。鸿博、爱司凯连续三年盈利,但前者2019年净利润率最高,也只有5.64%;后者净利润则连续下滑,到2019年已经降至576.78万元,比2017年减少84.28%。

4家上市公司的营收和利润情况(单位:万元)

640.png


圈内老板都知道,这些年印刷越来越难搞,想赚点钱越来越不容易。

三好同学相信,4家上市公司各有各的难处,各有各的苦楚。但对资本市场来说,没有增长、没有利润,便没有想象空间,再融资也就会变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恰好有老板拿出足够的诚意,给上市公司大股东一个退出变现的机会,双方是不是很容易就一拍即合?

在三好同学看来,这或许是4家上市公司大股东决意退出让位的主要原因所在。

只不过,对上市公司来说,大股东无心恋战了,可以通过资本市场平稳退出。对其他数量众多的圈内老板呢?如果卖不掉,又不想关,恐怕只能坚持、坚持,再坚持了。


收藏 打印

相关文章